长白绝响

全拿青春掷海去,只能听个响。

【瓶邪】《臆》番外1

  日常1:

  那天吴邪打算和张起灵去吃饭,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就是两个人想出去吃饭而已。

  张起灵今天下午三点的课,上两个小时。吴邪四点半出的门,打车去了他的学校。吴邪小腹已经完全凸起,很明显地显出了孕态。吴邪肚子怀了六七个月以后这个人形态有了非常大的变化,他身上属于男性硬朗的线条已经全部变成非常柔和的曲线,他丰腴了一些,看上去整个人都是软和的。不过这样的吴邪也别有一番风味,他并没有因此变得阴柔,而是具有了一种更为温和的气质。

  入秋之后吴邪就换上了长袖,怀孕之后他很小心感冒之类的。他下了车,因为已经过了早秋,傍晚天气慢慢偏凉,他还多加了一件很薄的针织衫。

  柔软的布料贴着隆起的腹部,吴邪把手轻轻搭在肚子上,他穿越人群的时候也很小心。吴邪在一条长椅上坐下,因为月份增大,他的肚子也增重不少,长时间站立让他很吃不消。吴邪坐下之后给张起灵发了一个消息。

  张起灵读的学校也是吴邪的母校,他的大学也是在这所学校上的。吴邪看着熟悉的建筑,似乎很感慨。

  ……

  张起灵一下课就收拾东西走了,第一是吴邪在外面等他,第二是最近有个omega一直追着他走。张起灵趁那个omega还在收东西的时候就从后面溜了,可他万万没想他刚刚下楼梯那个omega就追了上来。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omega喘着气,不高兴地看着张起灵。

  张起灵步子都没停一下,他低头发短信给吴邪,说自己出来了。吴邪很快就回复了他。

  那个omega还在喋喋不休,张起灵突然停下来,他语气冷淡:“我结婚了。”

  “啊?”那个omega愣了一下,“你骗人吧?”

  张起灵没理他又继续往前走,很快他就看见了吴邪的身影,吴邪在树荫下踩影子玩。张起灵看见吴邪就松了一口气,他几乎是逃到吴邪身边,吴邪看见他跑过来还有些好笑:“你跑什么?”

  张起灵把气喘匀了才开口说话:“有人追我。”

  吴邪愣了一下,张起灵看着吴邪,语气有些闷:“有人追我。”

  “追你?”吴邪看去,一个很小个的omega正停在他们很近的地方一脸不敢相信。吴邪笑着看了一眼张起灵,张起灵抿着唇把头转开了。

  “……请问,你是?”那omega看到吴邪的肚子立即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吴邪对着小朋友很温和,他点了点头:“我是他爱人。”

  “哦……”那omega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点了点头,憋出一句,“恭喜啊。”

  “谢谢。”吴邪接下祝福,然后也没有和这个omega多纠缠,他瞥了一眼张起灵,“走吧。”

  张起灵马上扶着吴邪就走了。

  “你可以啊。”等走出了一段路吴邪才笑着开口,“年轻小帅哥。”

  张起灵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下:“我说了我结婚了,他一直不信。”

  吴邪只笑着没说话。张起灵也没管这事儿了,他轻轻碰了碰吴邪的肚子:“它闹你没?”

  吴邪也碰了碰:“没有,乖着呢。”

  张起灵放心了,吴邪怀孕以来身体一直都很不好,孕吐很严重,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好不容易过了孕吐期又开始水肿和酸痛,虽然不严重但也够折磨人。

  张起灵每次看见吴邪难受他就自责和心疼,那时候才三四个月吴邪吐的什么都吃不下,他和吴邪说:“不要生了。”

  吴邪笑了,他说:“不行,这是我们的孩子。”

  ……

  两个人吃完饭慢慢消食,路过一个广场的时候那里有很多小孩在疯跑,还有玩溜冰鞋和滑板的。他们就这样手牵手慢慢看着。

  “如果生个儿子,就让他爱干嘛干嘛。”吴邪说,“我才不管。”

  “那是女儿呢?”张起灵说。

  “那肯定宠着呗,当成一个小公主,她要什么就给什么。”吴邪笑了,他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神色很温柔,“我妈就特别想要一个女儿,结果生下来一看是个男的,没把她气死。”

  张起灵听了,很认真的说:“我都喜欢。”

  吴邪笑了。

  路过玩溜冰鞋的小孩旁边,一个小孩可能是新手,一下子没控制好朝着吴邪这边撞过来,他还在哇哇大叫:“让让!让让!”

  吴邪退了几步让开,但那小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转了一个方向,张起灵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就冲上去把人扯开,小孩倒在地上,张起灵拧着眉,脸色阴沉地看着他。小孩顿了一下,大哭了起来。

  “我没事。”吴邪拉了拉张起灵,“我们回家吧。”

  那小孩的妈妈也跑过来道歉,一边道歉还一边拍她的儿子:“还哭!还好意思哭!我要是你都丢死人了!”

  回家之后张起灵情绪有些低落,吴邪摸了摸他的头:“我没事,那只是一个意外。”

  张起灵伸手揽住吴邪的腰,然后把脸轻轻贴在他的肚子上。张起灵并没有多爱这个小孩,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人而已,至于和他有什么关系张起灵是一点都不在乎。可是吴邪那么爱这个孩子,吴邪爱它,那张起灵也会对它好。今天那个小孩撞过来的时候如果他没拉住,吴邪摔倒了,孩子没有了。那么吴邪会怎么样?

  张起灵想想就觉得害怕。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抱了几分钟,张起灵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顶了他的脸一下,他疑惑地看着吴邪的肚子。吴邪哈哈一笑:“你孩子踢你呢,让你去洗澡。”

  张起灵不敢相信地碰了碰吴邪的肚子,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惊讶,因为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胎动。

  那么一瞬间,就好像有什么和他链接

  那是什么呢?

  那是生命的律动,是新生的希望。

  ……

  日常2

  这是一个记忆碎片,可张起灵永远也没有忘记过。

  张起灵记得那天是吴邪的生产日,吴家人都来了,一群围在走廊上。吴邪那时候还没有进产房,因为医生说吴邪还不能生,因为吴邪才开了一指,可吴邪已经疼了快三个小时。

  “生孩子都要走这一遭的。”吴妈妈是过来人,她看儿子疼成那样也感慨,“和被人打碎了一样。”

  张起灵那时候整个人都慌了,他再怎么成熟,在面对吴邪的痛苦时他却永远都是无措的。吴邪被他和吴妈妈搀着要在医院走廊来回走的时候吴邪每哭一下,就是往张起灵心里插一把刀子。

  “我不走了……我要死了!”吴邪也没想到生孩子这么疼,他之前胃穿孔也没有这么疼,疼的他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也不是多想哭,就是疼,疼的那眼泪是跟失控了一样。

  张起灵没办法替他分担,他只能不停地和吴邪讲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吴妈妈又叫了医生来看,医生看了看说:“还早着,保存一下体力,还没开始生呢。”

  吴邪休息的时候咬着牙,他把张起灵揪到面前,他眼泪一直流,这个人连气都喘不上来,但表情还是很凶狠的,因为真的太疼了,都扭曲了:“你他娘的,下辈子当omega,给老子生一窝!”

  张起灵就蹲在他面前哄他吃东西,他给吴邪擦汗,声音也有点发颤:“好。”

  “我他妈……”吴邪抓着张起灵的手,眉头皱的紧紧的,声音哽咽,“我他娘的是真疼啊!”

  张起灵看着他心脏也是发着疼。

  吴邪从前不相信有感同身受一说,可是当他望进张起灵的眼眸,却从未见过张起灵的这种眼神,湿润而痛苦,吴邪都怀疑下一秒他就要和自己一起嚎啕大哭了。

  等吴邪开了全指可以生的时候已经晚上了,吴邪疼了整整一下午。不过医生还说这算好的了。等到医生问有没有家属要进去配的时候张起灵第一个就冲上去了,不过吴邪拒绝了,他不要人陪。

  “你在外面等我。”吴邪说,“我一会儿带个小天使回来给你看。”

  在外面等的时候张起灵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

  吴三省早就把张起灵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说不明白生孩子这么遭罪为什么就一定要生。别人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张起灵知道,吴邪是想给他新生,给他一个重新开始。

  “吃东西吧,你也跟着着急一天了。”吴二白给张起灵递了点东西吃。

  张起灵摇了摇头。

  吴二白也没强求,他坐在张起灵身边和他聊天:“我还记得大嫂生吴邪那天,也是这样,大哥急的和大嫂一起哭。等小邪生出来了他三叔第一个去抱的,一边抱还一边说‘这是我吴三省的侄子吗?怎么那么难看?’那时候小邪皱巴巴,和个猴一样,很丑,不好看,谁能想到长大了还是小帅哥一枚。”

  张起灵问:“小孩很丑吗?”

  “刚生下来都丑,养一个月长开了就好看了。”吴二白说。

  张起灵看着产房的门,眉头还是没疏解开。

  时间滴答滴答的,张起灵觉得一个世纪过去了,产房里才传来一阵哭声。

  “生了生了!”

  张起灵第一个站起来,护士抱着孩子出来了:“是个男孩,六斤七两,健康着呢!”

  “吴邪,吴邪怎么样?”张起灵比吴妈妈还着急。

  “没事,就是太累了,睡着了。”护士说,然后又把孩子抱去婴儿房了。

  “小邪没事,你也松口气。”吴二白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我现在打电话给老太太报平安。”

  ……

  张起灵坐在吴邪身边,吴邪静静地躺着。张起灵看了半天,最后轻轻地亲了亲吴邪的额头:“谢谢你,辛苦了。”

  一滴泪落在被单上,洇深了颜色。

  ……

  张起灵在吴邪提出要看看孩子之前都没有去看过,倒不是没有好奇,但他更想陪在吴邪。反正小孩看不看都那样,以后有的看。但吴邪不一样,吴邪现在很虚弱,张起灵必须时刻看着他。

  “你看过了吗?”吴邪靠着床,怀里抱着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孩。他还小的很,看上去也真的很丑。

  “他哪看过。”吴妈妈给吴邪盛鸡汤,“一直守在你身边,叫他去看看他都不去。”

  张起灵咳了咳避开吴邪戏谑的视线:“你吃饭。”

  “那他怎么办?”吴邪抱着孩子,没手空着,“你会抱吗?”

  “……我”张起灵刚刚想拒绝吴邪就叫吴妈妈教他了,“我也不会,学学就好了,妈,你教教他,我先吃饭。”

  “好。”吴妈妈抱过孩子叫张起灵坐她那边去,张起灵浑身都很僵硬,他机械地举着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要那么僵硬嘛。”吴妈妈指挥着他,“让他把头靠在你的臂弯里,你另一只手臂托着他的腰和屁股。”

  好不容易抱好之后张起灵低头看了看孩子,真的很小,还在睡觉没有睁眼,浑身都软乎乎的,仿佛一只手就能搞个对折一样,让张起灵都不敢太用力。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小东西有着他和吴邪的血脉,是他们最亲密的结合,这个认知让张起灵心口发热。

  这是他和吴邪的宝贝,是希望。

  吴邪笑着看了一眼张起灵,知道他现在一定很有感触。

  出院的那天阳光非常好,那时冬日里的一个艳阳天。

  吴邪看了看太阳说:“真是个好天气。”

  张起灵也露出一个很浅淡的笑:“嗯。”

  ……

  日常3

  小朋友小名叫牙牙,是把吴邪的“邪”字拆开取“牙”字弄的。牙牙学说话的时候叫的第一个字也不是“妈”也不是“爸”,而是“哥”。

  张起灵似乎对牙牙叫他爸爸有一些排斥,吴邪有一次逗牙牙的时候说:“去你爸爸那。”

  张起灵很明显地僵硬了一下才伸手逗他。

  之后吴邪就让牙牙叫张起灵哥哥了,反正两个都是小朋友,也没差。

  张起灵对牙牙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和包容,牙牙有的时候闹起来连吴邪都恨不得掐死他,但张起灵总能耐着性子哄他,牙牙怎么闹他,他都不厌其烦。

  吴邪笑他:“你这不是挺爱他的吗?”

  张起灵那时候正趴在床上逗牙牙玩,牙牙笑得眼睛都不见了:“我爱你,才爱他。”

  吴邪愣了一下,他很快又笑开,他也趴到张起灵身边,伸手捏了捏牙牙的小脚丫,说:“宝贝,你说你哥哥怎么这么好呢?嗯?哥哥好好哦,好喜欢哥哥。”

  张起灵瞥了他一眼,吴邪笑眯眯的:“是不是?”

  张起灵不说话了,耳朵却有些红。

  牙牙会说一些简单的词语的时候就喜欢叫“哥哥”,他要吃小水果也叫哥哥,要上厕所也叫哥哥,反正怎么样都叫哥哥。

  吴邪抱着牙牙去找他哥哥,他哥哥一下课往这边来了的时候推文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一直兴奋地大叫:“得得!得得!”

  吴邪看他哥哥走近了,就忍不住笑起来:“牙牙喜欢哥哥?”

  牙牙:“得得!”

  张起灵不知道两个人又怎么了,他伸手要把牙牙抱过来却被吴邪躲了过去。张起灵看着他,吴邪笑眯眯的:“亲一下呗,我也喜欢哥哥,最喜欢哥哥。”

  张起灵深沉地看着吴邪,俯过身吻住吴邪。

  牙牙还不知道情况的咬着手趴在爸爸身上看风景。

  那时候风正好,很像他们刚刚遇见的时候。

  ……

  日常4

  张起灵当过一段时间的老师,这件事就是发生在那个时候的。

  ……

  学生视角:

  张老师是很严肃的老师,虽然很年轻,但很吓人。不过张老师长得很帅,上课也上的很好。虽然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是老师却特别不爱说话,连讲课都是很少字,但好在言简意赅,我们都很喜欢这种简约风格。

  大家应该都了解,那种长得帅的男老师总是会吸引女学生,要是遇到个别胆大的,那可了不得。张老师就属于这种,虽然他特高冷,但挡不住他性感荷尔蒙的肆虐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早生几年!我也想和张老师谈恋爱!恨!

  好,言归正传,我不是要讲这个的。就在我们沉浸在张老师的帅气迷人里无法自拔的时候一位女壮士按捺不住她的乱蹦的小鹿了!小鹿如同脱肛的野马奔跑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一样,直接搞了一封情书给张老师。不过不要激动,这位女壮士第二天就被抹杀了,因为我们班主任冷笑着告诉我们张老师已经结婚了。

  张老师结婚了。

  好了我死了,我的梦中情人有老婆了,我已经安详去世了,此记完结(bushi)虽然我们的想和张老师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的妄想破灭了!但是!也不妨碍我们吸张老师的颜嘻嘻嘻。

  不过让我们震惊的还在后面。

  经过我的一番描述大家应该都知道张老师是那种高冷严肃不苟言笑类型的了。但是我们万万没想到张老师还有另外一面……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张老师带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来上班,小孩软软糯糯的,特别可爱。不过额头上贴了退烧贴,而且眼眶红红的看上去特别委屈。

  据一号目击者称张老师从车上把小朋友抱下来,小朋友特别乖的待在张老师怀里,有人背着张老师逗他的时候他还笑眯眯的,特别软乎特别可爱。

  据二号目击者称,她在办公室交作业的时候张老师把小孩带到了办公室,一下子就激起了那些女老师的母性。她们掏出一堆零食给小朋友吃,还问:“张老师,这是你儿子吗?”只见张老师点了点头:“嗯。”

  石锤了,张老师不仅结婚了,连孩子都三四岁了,真的没机会了,大家散了吧。

  张老师上课的时候我们都不敢讲话,只能认真听讲。不过上到一半有个女老师就抱着小朋友过来了,小朋友哭得很惨,看着我都心疼。果然张老师马上就蹲下来给他擦眼泪,还轻声问他“怎么了”。那小朋友很乖,抽噎着就忍住不哭了,他小小声:“难受。”

  张老师皱了皱眉,他抱起小朋友先对女老师道歉,然后走进教室问我们介不介意加个小朋友一起。我们当然没问题啊!!!这么可爱!!!我可以!!!

  小朋友挂着眼泪在张老师怀里待了一会儿,然后贴着张老师的耳朵说了什么,张老师就放他下来,他自己乖乖的去找了一张单人桌坐下,很认真地看着张老师讲课,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同桌和我说如果小孩都这么可爱乖巧她就生个百八十个来玩!我嘲她没这基因,她就忧伤地望着张老师:“这娃的妈妈得多好看多好啊,才能拥有张老师和这个小天使。”

  下课之后张老师朝小朋友招了招手,小朋友迈着小短腿跑过去,他扑近张老师怀里喊了一声:“哥哥!”

  我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哥哥这个称呼也太甜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们就这样用含着泪的目光,目送张老师和他的小宝贝离开。如果可以,我还能再吸一百年!

  放学回家的时候我还在和同桌谈论张老师的爱人会是怎么样的,我们都一致认为应该是一个很温柔可爱的omega,很甜,和今天那个小朋友一样甜的那种。可是我和我同桌都没想到张老师的另一半会是一个成熟的男性omega。

  我和我同桌还没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站在那边看门口的公示牌。那边贴的都是老师照片。

  就在我们以为他只是一个家长的时候有个小豆丁大喊了一句:“爸爸!”

  那个男人转过身,很温柔的笑了起来。我们看见张老师的儿子一路飞奔扑到男人怀里,男人亲了亲小朋友把人抱起来:“哥哥呢?”

  “哥哥在那边!”小朋友指了一下,张老师就在不远的地方站着。

  “走,我们去找哥哥。”男人抵着小孩额头又问了,“还难受吗?”

  “难受。”小朋友搂着男人的脖子,“要吃冰淇淋才能好。”

  男人笑起来:“你去和你哥哥说。”

  小朋友顿了一下:“牙牙又不想吃了。”

  虽然我们没有跟踪的癖好,但是我们真的忍不住啊啊啊啊啊啊!于是我和我同桌就悄不愣登的跟了过去。

  我们躲在暗出,我们不敢相信我们看见了什么。

  张老师在他恋人面前就像一个孩子。

  并不是说他变得像小朋友一样很傻很可爱,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变化,好像卸下了所有的盔甲,把一身柔软都展现了出来,像个婴孩一样依赖喜欢他的爱人。

  我们没有想到张老师是这样的,或者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张老师是什么样的。

  我们看见小朋友乖乖地自己先爬进了车里,然后那个穿风衣的男人抱住了张老师,张老师埋首在他颈部。过了一会儿,仍旧灿烂的太阳斜照到他们身上,他们分开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很温柔地吻在了一起。

  我和同桌火速撤离。

  我们静默无言地走了一段路,然后异口同声地感叹:“真幸福啊!”

  那是别人都能感受到的幸福。

  阳光还是很灿烂,但那一瞬间我想到了张老师看见他爱人之后湿润柔软下来的眼神,我忽然就想起一句话:

  爱很罪恶,但因你而救赎。

  

  番外1END


评论(25)

热度(320)